鏖战三百山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卿志  时间:2019-06-10 【字体:

新建瑞梅铁路贯穿原中央苏区核心地带,途经赣南革命老区瑞金市、会昌县、安远县、寻乌县和广东梅州。早在2008年,国家《中长期铁路网规划》就将瑞梅铁路定位为促进脱贫攻坚项目,是老区人民盼望多年的一条“扶贫路、致富路”。

三百山隧道是瑞梅铁路的全线控制性工程,全长10.87公里。所穿越的三百山地区属于武夷山脉东段北坡余脉交错地带,是长江支流贡江与珠江水系东江的发源地之一,总面积197平方公里。区内群峰耸峙、重峦叠嶂;古木参天、遮天蔽日;沟谷纵横,涧深瀑雄。原始林海、源头群瀑、峡谷险滩、火山地貌、高山平湖,有“三百山六绝”之誉。

为了查明三百山隧道沿线地质情况,确保穿越革命老区的瑞梅铁路能够早日开通。铁四院地路处物探所于2019年4月12日,选派精兵强将赶赴现场,对三百山群峰发起挑战。

刚一进场,大山就给我们这些外来者来了个下马威。三百山隧道沿线地形非常复杂,悬崖峭壁密布,交通极其不便。隧道进口附近原有一条小路可以上山,但由于附近水库的水位上升,进山小路被淹没。

面对困境,现场项目组通过在图上大面积的踏勘并多方走访当地山民,终于了解到,在隧道中段附近的金竹坝有一条当年猎户进山狩猎的小路,可以勉强攀爬到线位附近,但由于禁猎封山,这条路已经很多年没有人走过了,且路途非常遥远,从上山的出发点至最近的线位往返一趟最少都需要5-6个小时。

有了希望就有了动力,进攻的号角随即吹响。

清晨5点整,物探小组成员已经整装待发,人员设备各就各位,进山三宝“罗盘、蛇药与砍刀”人手一套。三百山,我们来了!

多年无人进山,小路其实已经早已消失,肆意滋生的藤蔓与灌木将原有的路遮盖得严严实实。 

三百山峻峭的群峰与深邃的山涧都成了物探队员面前的拦路虎。好在吃苦耐劳是物探专业的老传统,到了革命老区,这个传统更是发挥得淋漓尽致,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物探测线一点一点向大山深处挺进。

路越走越远,工作时间由最初的早上5点到下午6点,延长到晚上8、9点。回到驻地,天已经全黑了,但是,大家疲惫的脸上闪耀的是希望的光辉。

江西地区连续的强降雨天气还是不期而遇的到来了。天气预报显示,未来一个月都是雨。中雨、大雨、雷阵雨……物探队员们的心沉到了谷底,眉头上的阴郁就像三百山群峰上笼罩的乌云一样,浓的化不开。

现场情况汇报、对策分析一封封的发回武汉。物探所负责人非常重视,工期协调、现场安全防护要求、对策研究紧锣密鼓的展开,一天电话两三个,都是在强调安全与进度。

工期在一天天迫近,阵雨天气进行外业数据采集成了无可奈何的选择。项目组为每个人都配备了雨衣、防滑靴、安全绳,给仪器设备包裹上重重塑料布。

早上起床看看天,乌云肯定是在的,没有下雨,就上吧。砍一根竹子做拐杖,小心翼翼的顺着湿滑的山路向线路上攀爬。运气好的时候,能采上一段数据;运气不好,还没赶到工地,劈头盖脸一阵大雨就下来了。前进的路线经常被山洪淹没,趟着没膝的水穿过山沟已经成了常态。山上地形陡峭,湿滑难行,很多地方都只能手足并用的滑着下去。那段时间,只要上山,每个人都是一身水一身泥,不小心摔上一跤,手上脚上划个口子都是常事。但是,在物探队员们眼中看来,只要能早日按照要求完成任务,这些都不是事!

经过一个多月的鏖战,在物探所上下的共同努力下,三百山隧道一点点的被我们踩在脚下,外业完成工作量陆续达到计划工作量的88%,阶段性的物探成果资料也分批次完成了提交。

似乎,胜利已经在向我们招手……

CK121+350-CK122+275段,三百山隧道沿线地形条件最为恶劣的段落到了!

连续的悬崖、天井式的峭壁、直落的瀑布、塌落的巨石……南方山区所能想到的困难,在这一段都遇到了。三百山终于向我们展示出它最为狰狞的一面。物探队员历经多天的多方探路,始终无法穿越。仰望眼前的大山,只有不甘的摇头叹息。

地路处一直以来都以善于迎难而上,惯打硬仗著称。现场情况汇报到武汉,处长紧急召集地质主管总工、物探专业总工、物探所所长及相关的地质、物探技术人员商议对策。

从区域地质资料显示,该段范围内存在区域性的大断层,且极有可能是侏罗系晶屑凝灰岩与寒武系长石石英砂岩的地层接触带。但摸清该段地质情况,对整个三百山隧道的选线具有重要的意义,因此这一段,必须攻克!

各方专家在仔细听取了现场情况汇报并分析了该段的地形地质情况后,鉴于该段中线附近地形条件过于恶劣,决定采用从两侧绕行,选择地形相对较好的地段布置物探旁测线的勘查方案,以控制该段测区内的主要不良地质体,为选线提供依据。

方案一经形成,决议即是命令。反攻的集结号已经吹响,图上选线、现场踏勘探路、测量、外业数据采集……一切工作又重新有条不紊的展开。